要不然有人会以故意破坏公共财物罪将你治罪

  2008年的一天晚上,我拿起锤子敲碎了十几块窗户,因为溜冰场里的噪音太大,影响了我休息。

  因为噪音的问题,我曾经打电话投诉,不过相关部门却总是踢皮球,互相推诿,以至于溜冰场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就在我敲碎玻璃后的五月份的一天,我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不去也得去,要不然有人会以故意破坏公共财物罪将你治罪,权衡利弊考虑再三,也只好待在精神病院里,权当自己是个精神病人。

  比起坐牢吃牢饭,精神病院相比之下还是自在多了。

  虽然不是坐牢胜似坐牢,完全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和那些不知是不是精神病人的人关在一起,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充分说明非暴力沟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如果觉得溜冰场噪音太大,可以和溜冰场老板交涉,但这一招显然也行不通——因为别人不会买你的帐。

  而打电话投诉虽然也是被逼无奈,却没人理睬,只能继续忍气吞声,除非你不住在那里,搬到别处。

  和坐牢相比,住精神病院可能是比较有利的选择,尽管一旦住进了精神病院,你就再也无法证明自己是否是精神病人,而这恰恰为以后他人的咄咄逼人埋下了伏笔。

  是不是精神病人,疯不疯癫,有时候由不得你选择,更多时候在于他人的操控,处于如此劣势,面对如此困境,你不得不再三提醒自己:好好说话,非暴力沟通,你会生活得更自在更惬意。

  96

  雨后新颜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8.14 10:00*

  字数 519

  2008年的一天晚上,我拿起锤子敲碎了十几块窗户,因为溜冰场里的噪音太大,影响了我休息。

  因为噪音的问题,我曾经打电话投诉,不过相关部门却总是踢皮球,互相推诿,以至于溜冰场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就在我敲碎玻璃后的五月份的一天,我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不去也得去,要不然有人会以故意破坏公共财物罪将你治罪,权衡利弊考虑再三,也只好待在精神病院里,权当自己是个精神病人。

  比起坐牢吃牢饭,精神病院相比之下还是自在多了。

  虽然不是坐牢胜似坐牢,完全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和那些不知是不是精神病人的人关在一起,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充分说明非暴力沟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如果觉得溜冰场噪音太大,可以和溜冰场老板交涉,但这一招显然也行不通——因为别人不会买你的帐。

  而打电话投诉虽然也是被逼无奈,却没人理睬,只能继续忍气吞声,除非你不住在那里,搬到别处。

  和坐牢相比,住精神病院可能是比较有利的选择,尽管一旦住进了精神病院,你就再也无法证明自己是否是精神病人,而这恰恰为以后他人的咄咄逼人埋下了伏笔。

  是不是精神病人,疯不疯癫,有时候由不得你选择,更多时候在于他人的操控,处于如此劣势,面对如此困境,你不得不再三提醒自己:好好说话,非暴力沟通,你会生活得更自在更惬意。

  2008年的一天晚上,我拿起锤子敲碎了十几块窗户,因为溜冰场里的噪音太大,影响了我休息。

  因为噪音的问题,我曾经打电话投诉,不过相关部门却总是踢皮球,互相推诿,以至于溜冰场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就在我敲碎玻璃后的五月份的一天,我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不去也得去,要不然有人会以故意破坏公共财物罪将你治罪,权衡利弊考虑再三,也只好待在精神病院里,权当自己是个精神病人。

  比起坐牢吃牢饭,精神病院相比之下还是自在多了。

  虽然不是坐牢胜似坐牢,完全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和那些不知是不是精神病人的人关在一起,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充分说明非暴力沟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如果觉得溜冰场噪音太大,可以和溜冰场老板交涉,但这一招显然也行不通——因为别人不会买你的帐。

  而打电话投诉虽然也是被逼无奈,却没人理睬,只能继续忍气吞声,除非你不住在那里,搬到别处。

  和坐牢相比,住精神病院可能是比较有利的选择,尽管一旦住进了精神病院,你就再也无法证明自己是否是精神病人,而这恰恰为以后他人的咄咄逼人埋下了伏笔。

  是不是精神病人,疯不疯癫,有时候由不得你选择,更多时候在于他人的操控,处于如此劣势,面对如此困境,你不得不再三提醒自己:好好说话,非暴力沟通,你会生活得更自在更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