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金氏自比为天要阴虎符,只有魏无羡分是非,骂他们是温氏



   16:31:56 娱乐大造化

  陈情令:金氏自比为天要阴虎符,只有魏无羡分是非,骂他们是温氏。

  

  金子勋抓了温宁,并让人狠揍他,温宁不知被带到哪里去了,魏无羡找金子轩要人。金子勋气恼魏无羡为那些人出头,说魏无羡是不是觉得没人敢惹他了,他是不是要翻天,魏无羡讽刺他脸皮厚,自比为天。蓝湛听金子勋这么说魏无羡,为他抱屈,江澄则担心和金氏有冲突。

  

  

  

  

  

  金宗主是非不分,向着金子勋,指责魏无羡大闹他金家私宴,魏无羡又解释要救的人对他有救命之恩,晚一些人可能就没命了,金宗主还是不帮魏无羡。江澄见此,出来阻止魏无羡,厉声问他想干什么。金宗主见魏无羡不识时务,就要清算一些事,向魏无羡要阴虎符,说阴虎符威力大,射日之征时,还伤了一些同修,魏无羡应该把阴虎符交出来。魏无羡讽刺金宗主是不是觉得温氏没了,金氏就可以取而代之。

  魏无羡又说金子勋行事作风和温氏一样。魏无羡说的很对,金家心怀不轨,就是要当第二个温氏,金宗主根本就没有毁掉阴铁,还在找阴铁,他要阴虎符当然是要称霸仙门。在场的人不分是非,他们之中不是没有对金家有怨言的人,但他们不敢,他们看金氏势力大,讨好金氏;另一方面他们也想打压江家,江家因为有魏无羡他们不敢下手,如今金家和魏无羡对上,正是落井下石的好机会。

  陈情令:金氏自比为天要阴虎符,只有魏无羡分是非,骂他们是温氏。

  

  金子勋抓了温宁,并让人狠揍他,温宁不知被带到哪里去了,魏无羡找金子轩要人。金子勋气恼魏无羡为那些人出头,说魏无羡是不是觉得没人敢惹他了,他是不是要翻天,魏无羡讽刺他脸皮厚,自比为天。蓝湛听金子勋这么说魏无羡,为他抱屈,江澄则担心和金氏有冲突。

  

  

  

  

  

  金宗主是非不分,向着金子勋,指责魏无羡大闹他金家私宴,魏无羡又解释要救的人对他有救命之恩,晚一些人可能就没命了,金宗主还是不帮魏无羡。江澄见此,出来阻止魏无羡,厉声问他想干什么。金宗主见魏无羡不识时务,就要清算一些事,向魏无羡要阴虎符,说阴虎符威力大,射日之征时,还伤了一些同修,魏无羡应该把阴虎符交出来。魏无羡讽刺金宗主是不是觉得温氏没了,金氏就可以取而代之。

  魏无羡又说金子勋行事作风和温氏一样。魏无羡说的很对,金家心怀不轨,就是要当第二个温氏,金宗主根本就没有毁掉阴铁,还在找阴铁,他要阴虎符当然是要称霸仙门。在场的人不分是非,他们之中不是没有对金家有怨言的人,但他们不敢,他们看金氏势力大,讨好金氏;另一方面他们也想打压江家,江家因为有魏无羡他们不敢下手,如今金家和魏无羡对上,正是落井下石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