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一代鞋王”百丽拆分运动板块强势归来】

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9月8日的披露,国内最大的鞋类零售商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是联合发起人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美林和摩根士丹利。这意味着从百丽国际(Belle International)剥离出来的公司即将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

2017年7月,百丽离开香港交易所,以“一代鞋王”的光环完成私有化。从那以后,关于前鞋业巨头的衰落的讨论曾经成为社交媒体的焦点。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百丽将以另一种方式进入资本市场。

过去的美女

百丽成立于1991年。其前身是一家鞋类制造商。后来,由于其在大陆的生产成本低廉,它向东南亚市场出售了大量产品。此后,百丽香港设计师邓瑶将百丽介绍给内地,以重新包装内地市场,并与盛百娇合作建立了品牌生产和销售渠道。 2002年,百丽(Belle)和百丽(Belle)经销商共同成立了百丽(Belle)投资公司,百丽(Belle)投资公司成为百丽(Belle)集团的独家分销商,因此该公司成功地从经销商手中接管了渠道。 2004年,百丽国际与阿迪达斯建立了业务关系,并于同年成为耐克在中国的主要零售合作伙伴和客户。 2007年5月23日,百丽国际成功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市值约为510亿港元。

上市后,在资本的帮助下,通过收购实现快速扩张,百丽将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开设新店。凭借“香港品牌,内地生产”的优势,百丽已成为国内零售业的巨头,其收入从117亿元人民币猛增至400亿元人民币,成为响亮的“女鞋王”。

然而,随着女鞋业务的下降以及更多电子商务品牌和其他快时尚品牌的迅速发展,百利的核心女鞋业务开始下滑。上市九年后的2015年,百利国际的净利润首次大幅下滑。 2014年至2016年,百利国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04.74亿元人民币,484.52亿元人民币和470.83亿港币,同期净利润分别为60.1亿元人民币,34.85亿元人民币和27.13亿港币。两年的净利润减半。

2017年7月27日,百利宣布在香港证券交易所退市。由高路资本,鼎晖投资和百利管理层组成的买方集团完成了百利国际的私有化,成交额达531亿港元,这是香港股票历史上最大的私有化记录。

国际对话

百利集团的子公司淘宝国际自1990年代以来一直从事体育产品管理。它拥有中国最大和高度沉迷的运动鞋和服装销售网络,覆盖中国30个省的近270个城市。

其中,TopSports和Foss是淘宝自己的商店的名称。分销代理商包括阿迪达斯,耐克,彪马,匡威,万斯和其他国际知名运动品牌。这些直接商店中的大多数直接由淘宝国际经营,而其余的则由独立的第三方经营,而淘宝国际将由第三方为合资企业付款(按销售额的百分比计算)。

根据Frost& amp;咨询公司沙利文(Sullivan),淘宝国际目前是中国最大的运动服分销商,按2018年的零售额计算,其市场份额为15.9%。淘宝还在招股说明书和官方网站中提到,直营商店网络是其核心资产。

根据招股说明书,在2016年至2019财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6.9亿元,265.5亿元和325.6亿元。调整后的年利润分别为15.38亿元,18.1亿元和22.36亿元。就淄博而言,其收入增长率约为20%,而利润增长率仍在上升。

但是,尽管Pace International几乎囊括了所有一线运动品牌,但它对两个主要品牌耐克和阿迪达斯的销售收入有着极大的依赖。在2017年和2018年,这两个品牌分别占总销售收入的90.0%,89.4%和87.4%。

从数据可以看出,Piaobo International正在逐渐减弱对耐克和阿迪达斯品牌的依赖,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仍然不能令人满意。未来,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以及消费者的喜好和消费方式的变化,淄博国际的盈利能力可能会下降。

高淳资本

在以高淳资本为首的百丽私有化后近两年,该公司恢复了重返资本市场的计划。 2019年6月27日晚上,百丽国际的体育业务Bobo International正式向香港联合交易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从高磊创始人张磊的言论来看,私有化是百丽庞大的离线流量的幻想。当在线流量变得越来越昂贵时,离线似乎是资本争夺流量的新入口。同时,张磊还表达了私募股权投资服务实体战略,然后在私有化后拆分上市,这也可能是上述战略实施的一部分。

百丽国际能够拆分在香港的国际上市,这与私募股权基金的运营密不可分。高淳资本最初是中国著名的互联网风险投资基金。在腾讯,京东,蔚来和有信等互联网公司的背后,它们都拥有高资本资本。 2017年,长期专注于风险投资的高淳资本突然开始了并购基金的工作。同年7月,高淳资本率先完成了中国女鞋之王百丽的私有化。

从高磊资本张磊的后期言论来看,该机构的私有化一方面着眼于中线下的连锁零售的未来,另一方面也要实施其私募服务实体的经济战略,在优化市场资源配置中发挥重要作用。如果您已经在香港成功上市,那将证明高淳资本的策略是成功的。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的数据,中国体育相关用品和服务的总消费从2014年的2777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405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9%,预计到2023年。自2018年以来已达到6101亿元,复合增长率预计为8.5%。

因此,百丽私有化后不久,高淳资本就开始将淄博国际与百丽分开,包括品牌更新和运营效率。例如,开始参与虚拟体育比赛,建立TOP电子竞技俱乐部等。

根据招股书,高淳资本的分拆运营似乎已取得一定成果。从2017财年到2019财年(截至2月28日),庞波的国际收入分别为211.68亿元,265.5亿元和325.64亿元,毛利润为93.8亿元,110.4亿元和分别为136.1亿元。随后几年的利润分别为15.38亿元,18.10亿元和22.36亿元。

从业绩增长的角度来看,截至2018年2月28日,滔国际国际的年收入同比增长22.4%;截至2019年2月28日的年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22.7%。与上面显示的体育相关行业的9.9%的年复合增长率相比,公司的业绩明显更好。

服务实体

高淳资本是国内资深的风险投资基金,但并购基金业务很少涉及。以高淳资本为首的百丽私有化仍是不可预测的。当时,该品牌的老龄化百丽在许多投资者的脑海中被判处死刑。也许,高淳资本的创始人张磊有他的计划。

2017年7月25日,百丽国际正式私有化并从香港股票退市。此次收购的各方是高淳集团,鼎晖投资和百丽执行董事于五河组成的财团。双方以协议方式收购了百丽国际全部已发行股份,总购买价为531亿港元,这是香港联交所历史上最大的私有化交易。

交易完成后,高淳资本持有百丽集团56.81%的股份,鼎晖投资持有12.06%的股份,雨舞和盛升的集团管理层持有31.13%的股份。随着私有化的完成,第一代鞋子百丽在香港证券交易所退市,距上市仅十年。

实际上,百丽私有化之前的表现还不错。数据显示,百丽的退市收入仍达到417亿元,利润高达35.55亿元。对于私有化,百丽创始人邓瑶说,这是因为“品牌形象老化,产品更新周期过长,设计不够,性价比降低等”。

一方面,百丽品牌已成为一种负担,另一方面,张蕾正在计划连锁零售布局并实施“服务实体”战略。

高淳资本熟悉互联网风险投资,知道在线流量越来越昂贵,互联网创业的难度越来越高。同时,离线流量的性价比非常明显。私有化时,百丽拥有一家女式鞋店和7,000家运动服店。拥有超过20,000家离线商店,在全球零售商中可能很少见。高淳资本计算得出,百丽国际是一家直营店,单日店面超过600万。根据互联网,这是600万活跃用户。

可以看出,张磊带领高淳资本将百丽国家私有化,依旧按照潮流思维。此外,高淳资本的行为似乎也在实施其私募服务实体战略。

2019年3月,张磊在《清华金融评论》中写道,私募股权投资(以下简称PE投资)是重要的金融创新和重要的融资手段。创建它的主要目的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如今,在加快新一轮技术发展和产业转型的过程中,迫切需要通过私募股权投资进一步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国家创新战略的实施,切实服务于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实体经济。

作为国内线下零售的代表,百丽参与了私有化,这也可能是“服务实体”的战略考虑。

商店令人担忧

截至2019年4月30日,公司的净流动负债为人民币10亿元。该变化主要是由于公司季节性销售模式导致的库存增加,但部分被贸易应付账款和短期借款的增加所抵消。销。

据统计,淄博国际在全国有8000多家直营店。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19年2月28日,淄博国际在全国30个省的268个城市开设了8,343家直营店和1,880家下游零售商经营的店。

当然,开设新商店会增加租金成本。在2017-2019财政年度的每个年度结束时,国际商店租金支出分别为24.18亿元,25.62亿元和29.72亿港元,分别占总收入的12.6%,10.9%和10.4%,租赁负债4.45亿元。它上升到8.82亿元。

不可忽视的一件事是,2017年,淄博国际关闭了超过一半的新开店,分别是8,17家;在2018年,关闭门店的数量增加了125家,而新开店的净开业数量仅为76家。截至2019年2月28日,公司已开设了1415家新店,关闭门店的数量已达1374家,几乎是与新开的商店数量相同。

同时,公司也是“一条不同的道路”。为了吸引并吸引潜在的消费者并实施新的服务以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兴趣,短跑运动还参与了虚拟体育竞赛,例如建立了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职业联盟和皇家荣耀职业联盟。永久席位等在该国建立了广泛的活跃粉丝群。

“ Baibu International通过多种方案参与了消费者体育需求的方方面面,提供了多种体育服务,并切入了体育服务市场。

美女归来

随着这项运动的启动,其背后的投资者和其附属的百丽集团再次站在了“镁灯”之下。

实际上,早在2018年5月,彭博社就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高淳资本和鼎晖投资曾考虑将百丽集团的体育业务拆分并分别赴香港上市。为什么这两家投资公司呢?他们背后还有另一个“故事”。

2017年4月,百丽发布公告,宣布由高淳资本集团,鼎晖投资和百丽国际的执行董事组成的财团提出私有化要约,总收购价为531亿港元。当时,百丽国际的两位创始人邓尧和首席执行官盛白娇对不参加私有化表示失望。他们将出售其在百丽的所有股份。外界也将此举解释为“套现”。 “

百丽的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盛百娇在业绩会议上说,私有化是为公司“寻找出路”。该公司迫切需要转型,并且需要抓住“时间窗口”。转型需要新的资源和新的人才。

目前,百丽一直以“自豪为荣”的女鞋业仍处于低迷时期。以达芙妮为例。 2018年,它关闭了1016个销售点。在转换方面,它每天有近2.8家商店。

运动领域的情况不一样。经过多年的复苏,受到政策支持的当地体育产业正在迎来另一个发展阶段。根据Essence Securities的研究报告,2018年中国运动服装和服装零售市场的零售总额达到2357亿元,四年复合增长率为12.8%,2023年估计为3923亿元。

据业内人士称,在百丽私有化之前,作为百丽集团的体育事业部,公司的发展一直较好,体育销售的比重也逐年提高。 “佛教事业与百丽的其他事业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并采用不同的商业模式。经过近两年的发展,目前的业务已经在技术和数字化转型方面取得了初步的成功,整体经营状况更加理想。私有化之前,总体发展更加成熟稳定。目前,上市将进一步提高公司的地位,并吸引更多的人才,业务合作伙伴和战略投资者。可以说,目前的上市既是业务发展的需要,也是市场的机遇。”

高淳资本合伙人张磊表示,将百丽国际私有化后,外界所看到的可能是百丽当前的一些问题,但从高艺的角度来看,百丽拥有很多宝藏。随着对资本市场的蹲潮运动的跟进,高淳等投资者无疑将成为受益者之一。

业内人士指出,投资者在寻求利润,他们的资金也具有成本效益。 “这次,投资者采取两步走的策略,去掉缺乏市场想象力,然后重新组合以实现未来的资本增值和退出。对于战斗运动,它不需要拖累过去,当百丽上市时,人们希望将其做大。现在,它是该行业的特色,也是未来的趋势。”

少量信息可帮助您跳至原始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