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新西兰调查38人非法卖淫,其中37名中国人!甚至还有留学生!

?

  河北新闻资讯2天前我要分享

  就在昨天(8月1日),新西兰移民局在官网上发布了一则新闻,揭示了 新西兰性产业 的现状。

  

  性产业在新西兰是古老而有利可图的行业,捕鲸时代就留下了毛瑟枪换取性交易的故事。

  2003年开始,新西兰性产业就已经合法化。

  新的法律不仅使卖淫不再属于犯罪,还将为性行业建立法律框架,让特许妓院在严格的健康、安全和雇佣原则下经营。

  对新西兰性工作者来说,不用再到处藏匿避孕,他们可以随身携带避孕工具或药品,不再担心会作为卖淫证据被起诉。这意味着 性工作者的法律地位得到了保障。

件,不然仍视为非法。

件呢?

  必须是 新西兰公民 或者 持新西兰居留签证,才可以合法从事性产业。

  

  就在近期,新西兰移民局走访了全国 57家妓院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

  移民局惊奇地发现, 大批人在非法卖淫!

  移民局对66名性工作者的身份进行了调查,其中36人持有旅游签证、2人持有学生签证,其余持有居留签证。

  这也就是说,在这66人里, 超过半数的人非法从事性工作!

  并且,移民局特别指出,在非法从事性工作的这些人当中, 只有1人不是中国人……

  

  针对这样的调查结果,移民局迅速展开了行动,如今38位非法卖淫者大部分已经自愿离开新西兰,1人被强制遣返,4人下落不明。

  另据报道,2018年至今,一共116名疑似性工作者在飞抵新西兰的时候,就被海关当场拒绝入境。

  从人数上来看, 来自中国的人数占据第一位 ,排在第二的则是巴西。

  去年,这才是新西兰(微信:zhecaishinz)曾报道过一宗双胞胎女性入境新西兰被当场遣返的案例。

  

  海关在奥克兰国际机场 检查了双胞胎姐妹的手机 ,之后对二人入境新西兰的目的产生了怀疑,于是通知移民局,进行进一步的检查。随后,移民局的官员将二人分别带入“小黑屋”进行谈话。

  移民官问了双胞胎姐姐一些简单的问题, 在中文翻译的帮助下 ,姐姐给出了回答。然而,漏洞百出的话语,让移民官更加起了疑心。

  

  移民官问: 你们之前是否在任何国家有任何形式的违法犯罪记录。

  答:没有。

  虽然姐姐连忙摇头,说 No,但移民官通过资料检查,还是发现了她曾在加拿大逾期滞留一个月。这个其实就被视为了违法犯罪记录。

  移民官又问: 你们在新西兰的旅游计划是什么?

  

  问: 这次旅行的开销哪里来?

  这时,姐姐从钱包里掏出了一些现金。

  移民官数了一遍金额后,无奈地说:这些总共是1365澳币, 为什么来新西兰要带澳币?

  姐姐惊讶地问:啊?错的钱?我不知道诶!这边不能用啊?

  

  问: 你是什么工作的?

  答:做烘培蛋糕的。

  问: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入境表)填的是学生?

  答:我误解了表格的意思……

  

  要知道, 对移民局官员说谎是一项严重的违法行为。

  如果说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那么海关工作人员和移民官在她们手机里发现的一些照片,可真就让人无从辩解了。

  工作人员发现姐妹二人的手机里,拍摄了很多“ 穿着清凉 ”的照片。并且,一些软件的聊天记录显示,姐妹向陌生人提供一些有偿的私人服务。

  

  此外,移民官还拨打了二人在新西兰的紧急联系人电话,但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对方不愿意接听。

  有犯罪记录、不实填写入境表、手机里充满挑逗意味的照片和对话、紧急联络人不予配合,这就有足够的理由怀疑, 双胞胎姐妹来新西兰不只是为了旅游,而是准备从事性产业!

  综上,移民局作出不予入境的决定。二人当天便被送上飞机。

  

  其实,上述的调查结果只是冰山一角。就连一位正在合法从业的性工作者表示,移民局“揪出”的非法卖淫者太少了,真实情况比这还要多得多!

件的人过来面试。”

  她表示, 每个人都应该享有从事性工作的权力 ,政府(移民局)不该对此进行限制。

  

  去年,新西兰性工作者向政府递交了一封公开信,要求选出一名“ 性产业部部 长 ”,也就是“Minister of Prostitution”。

  目前,新西兰较大的性产业相关组织是“新西兰性工作者联盟(NZPC)”,但提交公开信的性工作者们认为,NZPC并不能代表他/她们的权益,因为该组织支持非法的卖淫活动。

  NZPC每年获得政府110万纽币的拨款,不过款项使用对象还包括了非法性工作者。这也就是合法的性工作者和NZPC对立的导火索。

  

  如今在网络信息时代,实体店(如:妓院、色情按摩院等)遭受着约炮软件或网站的冲击。

  妓院支付高额的运营费用,却获得微薄的利润, 很多妓院已经“在夹缝中生存”。

  收藏举报投诉

  就在昨天(8月1日),新西兰移民局在官网上发布了一则新闻,揭示了 新西兰性产业 的现状。

  

  性产业在新西兰是古老而有利可图的行业,捕鲸时代就留下了毛瑟枪换取性交易的故事。

  2003年开始,新西兰性产业就已经合法化。

  新的法律不仅使卖淫不再属于犯罪,还将为性行业建立法律框架,让特许妓院在严格的健康、安全和雇佣原则下经营。

  对新西兰性工作者来说,不用再到处藏匿避孕,他们可以随身携带避孕工具或药品,不再担心会作为卖淫证据被起诉。这意味着 性工作者的法律地位得到了保障。

件,不然仍视为非法。

件呢?

  必须是 新西兰公民 或者 持新西兰居留签证,才可以合法从事性产业。

  

  就在近期,新西兰移民局走访了全国 57家妓院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

  移民局惊奇地发现, 大批人在非法卖淫!

  移民局对66名性工作者的身份进行了调查,其中36人持有旅游签证、2人持有学生签证,其余持有居留签证。

  这也就是说,在这66人里, 超过半数的人非法从事性工作!

  并且,移民局特别指出,在非法从事性工作的这些人当中, 只有1人不是中国人……

  

  针对这样的调查结果,移民局迅速展开了行动,如今38位非法卖淫者大部分已经自愿离开新西兰,1人被强制遣返,4人下落不明。

  另据报道,2018年至今,一共116名疑似性工作者在飞抵新西兰的时候,就被海关当场拒绝入境。

  从人数上来看, 来自中国的人数占据第一位 ,排在第二的则是巴西。

  去年,这才是新西兰(微信:zhecaishinz)曾报道过一宗双胞胎女性入境新西兰被当场遣返的案例。

  

  海关在奥克兰国际机场 检查了双胞胎姐妹的手机 ,之后对二人入境新西兰的目的产生了怀疑,于是通知移民局,进行进一步的检查。随后,移民局的官员将二人分别带入“小黑屋”进行谈话。

  移民官问了双胞胎姐姐一些简单的问题, 在中文翻译的帮助下 ,姐姐给出了回答。然而,漏洞百出的话语,让移民官更加起了疑心。

  

  移民官问: 你们之前是否在任何国家有任何形式的违法犯罪记录。

  答:没有。

  虽然姐姐连忙摇头,说 No,但移民官通过资料检查,还是发现了她曾在加拿大逾期滞留一个月。这个其实就被视为了违法犯罪记录。

  移民官又问: 你们在新西兰的旅游计划是什么?

  

  问: 这次旅行的开销哪里来?

  这时,姐姐从钱包里掏出了一些现金。

  移民官数了一遍金额后,无奈地说:这些总共是1365澳币, 为什么来新西兰要带澳币?

  姐姐惊讶地问:啊?错的钱?我不知道诶!这边不能用啊?

  

  问: 你是什么工作的?

  答:做烘培蛋糕的。

  问: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入境表)填的是学生?

  答:我误解了表格的意思……

  

  要知道, 对移民局官员说谎是一项严重的违法行为。

  如果说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那么海关工作人员和移民官在她们手机里发现的一些照片,可真就让人无从辩解了。

  工作人员发现姐妹二人的手机里,拍摄了很多“ 穿着清凉 ”的照片。并且,一些软件的聊天记录显示,姐妹向陌生人提供一些有偿的私人服务。

  

  此外,移民官还拨打了二人在新西兰的紧急联系人电话,但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对方不愿意接听。

  有犯罪记录、不实填写入境表、手机里充满挑逗意味的照片和对话、紧急联络人不予配合,这就有足够的理由怀疑, 双胞胎姐妹来新西兰不只是为了旅游,而是准备从事性产业!

  综上,移民局作出不予入境的决定。二人当天便被送上飞机。

  

  其实,上述的调查结果只是冰山一角。就连一位正在合法从业的性工作者表示,移民局“揪出”的非法卖淫者太少了,真实情况比这还要多得多!

件的人过来面试。”

  她表示, 每个人都应该享有从事性工作的权力 ,政府(移民局)不该对此进行限制。

  

  去年,新西兰性工作者向政府递交了一封公开信,要求选出一名“ 性产业部部 长 ”,也就是“Minister of Prostitution”。

  目前,新西兰较大的性产业相关组织是“新西兰性工作者联盟(NZPC)”,但提交公开信的性工作者们认为,NZPC并不能代表他/她们的权益,因为该组织支持非法的卖淫活动。

  NZPC每年获得政府110万纽币的拨款,不过款项使用对象还包括了非法性工作者。这也就是合法的性工作者和NZPC对立的导火索。

  

  如今在网络信息时代,实体店(如:妓院、色情按摩院等)遭受着约炮软件或网站的冲击。

  妓院支付高额的运营费用,却获得微薄的利润, 很多妓院已经“在夹缝中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