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仁东:二十二年逐梦“天眼”,只为仰望星空

22年梦想的“天眼”只是仰望星空。

2019年9月3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宣布,已经建成三年的世界上最大的单孔射电望远镜(FAST)已经探测到快速射电爆发的重复爆发。到目前为止,被称为“天眼”的FAST已经发现了数十个集中的快速无线电脉冲串,累计捕获了大量高信噪比脉冲串。捕捉到的爆发数量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多的。数据的交叉验证和进一步处理仍在进行中。

脉冲星、快速无线电爆发、引力波研究……FAST正在许多研究方向产生惊人的科学成果。每当有好消息,人们总是停下来仰望天空,寻找闪亮的“南仁东星”。

南京任栋,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生于1945年,曾担任FAST的首席科学家和总工程师。1994年,他提出了快速项目的概念。他以贵州省的喀斯特洼地为望远镜观察点。从示范项目到选址和建设花了22年时间。他主持并解决了一系列技术问题,并在快速科学重大项目的成功完成中发挥了关键作用。2017年9月,南任栋因病去世。

2019年9月17日,南任栋荣获“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二十二年了,有一件事。南任栋,一位致力于中国天文事业的科学家,从未停止过生活和奋斗,为FAST燃尽了生命的最后一点火花。

为了选择“田燕”的地点,南仁东花了12年时间,带领团队比较选择了1000多个洼地,并实地考察了数百个水坑。最后,决定选址在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大武堂县。当时,贵州的交通状况不是很好。许多地方不能通车,只能步行。他们一天最多只能看一到两个油炸圈饼。FAST调试小组副主任甘恒谦(音译)是一名来自南仁东的学生,他回忆道:“一些荒山野岭甚至连一条路都没有。当地农民走路有困难。”

FAST的建设没有经验可循,许多关键技术只能自主创新。例如,FAST被设计为电缆网络结构。钢缆的使用寿命计算为30年。所需疲劳强度是国家规定强度的2.5倍。市场上能找到的产品不能满足需求,生产企业没有相应的技术储备,项目几乎暂停。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南仁东带领团队进行了两年多的研发,在经历了近100次失败后终于取得了成功。

任栋以不屈不挠的意志力化身为“绝望的三郎”。他不仅要掌握项目的总体方向,而且经常在施工现场亲自动手。他爬山调查危险的岩石,拧紧钢架,用平铲压平钢铁产品……法斯特现任总工程师姜鹏说:“从项目的整体实施计划到零件图,南方老师都非常清楚。”

南任栋曾经说过:“如果FAST有任何缺陷,我们为国家感到遗憾。关键的技术突破不是我个人的成就,而是一大群人的奋斗和努力。”害怕“为国家难过”,这也许是支持南任栋度过所有争端和困难的最大动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陈薛磊曾写道:“尽管南航没有等到它产生科学结果的那一天,但我认为他离开时一定非常清楚自己的事业是成功的。”

今天,FAST的影响不仅仅是在科学领域。由于快速发展系统的建设而发展起来的几项技术创新提高了全国的工业和制造业水平。FAST在科普、教育、大数据处理和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方面也有突出表现。

斯里兰卡人民已经去世,他们的精神永存。《中国天眼:南仁东传》已经出版,根据他的事迹改编的电影正在拍摄中.今天,南仁东的故事被更多的人所知,影响到更多的科技工作者和各行各业的普通人。在中国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的草坪上,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创作的南任栋雕像静静地矗立着。当南任栋在FAST工作的一瞬间,雕塑凝固了:他似乎在和同事们讨论,左手插入口袋,右手指着图纸。这不仅是一个人的雕像,也是一代中国科学家梦想、坚持和忠诚的缩影,记录着他们不断超越自我、追求国家和民族卓越的历程。

(记者齐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