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愿望》终于归来,中国电影人想实现小愿望还有多远?

  作者 / 吕世明

  电影“顺利”上映的一小步,可能是经历了“不顺利”的一万步。

  

  就在《小小的愿望》导演田羽生在其个人社交媒体透露影片“终于大功告成”的第二天,多家媒体纷纷宣布影片即将在今年中秋节假期上映,8月29日晚间, 田羽生终于发布影片正式版海报,宣布影片将在9月12日上映。

  从7月5日正式宣布撤档,到8月29日有消息宣布回归,谁知道这期间片方、影业和观众到底经历了什么,要不是《哪吒之魔童降世》成为现象级影片,暑期档熬不过去的相关方可能会更多。

  《少年的你》也在近日预告片回归电影院,有消息宣称近期将透露大致的档期安排,但更多让一些影迷牵肠挂肚的《八佰》仍然杳无音讯。

  相比于春节档和暑期档这些拥有足够多观众群体和足够强三四线消费能力而言,将《小小的愿望》调整到中秋节显得多少有点无奈,甚至有一种“扇一个耳光,给一个葡萄干”的嫌疑。但回看最初,整个事件,包括近段时间一系列的撤档,都在各出品方心中卷起了不安稳的风浪。

  中国电影的大进步和所有人的小愿望并不矛盾

  现在已经无法有确切的消息来证明究竟是何种力量叫停了《少年的你》《八佰》和《小小的愿望》,在片方多方努力和斡旋的基础上,影片仍然没能在暑期档上映。

  

  这其中,总局和其主管组织、某部委、某机构、某协会和某些人成为影迷和媒体“声讨“的对象,但考虑到在非常的时间节点上,中国和中国电影、以及电影能够影响到各个方面,都要以安全稳定为主。

  尤其是在这三部影片即便撤档,暑期档最终仍然几乎持平了去年,这也让“某些方面”有了更强的信心,这才是未来中国电影需要“担忧”的一面。

  正当投资电影和文化产业逐步成为朝阳行业之时,行业的不确定因素其实也逐步爆发和凸显出来。暗流中,投资者对影片的投入更为谨慎,一些影视公司已经赔得揭不开锅了。当投资方看到很多重点头部影片均要遭遇到过审难、上映难时,握紧自己的口袋自然是理所应当,没有必要抱怨“老板”不拿钱了,毕竟没有人是福利机构。

  

  其实真正想让中国电影“垮掉”的人并没有,大部分人的想法和初衷更多还是要“保全自己”或“关爱他人”。

  “保全自己”更多是利益相关的一种策略,毕竟在大银幕上揭自己短和毁谤我,总归在颜面上过不去,有能力的会直接叫停影片,能力不足的会通过媒体呼吁呼吁。

  “关爱他人”则是在“一些人”眼中,中国观众既脆弱又可怕,没有他们的关心和爱护,中国电影和观众们将永远停滞不前,无法长进。

  换句话说,停掉一部电影,只不过是他们小小的愿望,看到一部电影,对于观众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个小小的愿望,这看起来是矛盾,但关系到中国电影的未来的大进步。

  

  现在已经不是八九十年代,需要更多依靠单位福利和学校包场来推动票房,观众的自主选择权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不用说“行政命令”和“红头文件”将无法左右一部电影票房,甚至高额宣发投入对于品质低下的影片也会无能无力。

  近些年中国电影的成熟和进步的基础,其实恰好来源于片方和多个部门的深入沟通,在现行的中国电影制作体系之中,重点影片和重点人皆深蕴其道。

  当然,仅从《小小的愿望》而言,他本身的立意、想法和初衷,多少是有点挑战中国传统的价值观。但和很多经典影片一样,没有缺点的人是缺乏闪光点和真实性,《我不是药神》《辛德勒的名单》为什么好看,正因为两个主角身上有缺点,正因为这些缺点才会产生一直真实的魅力和人物的弧光。

  

  但我们长期的教育和文化环境下,总是讲究和强调“正就是正”、“邪就是邪”,完全忽略掉人性的复杂和多样性,这也是违背了自然发展规律和一种对人性的泯灭。

  《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什么可以取得那么大的成功,“魔丸”和“灵童”的双反向设置让观众眼前一亮,那个以往在大家眼中和心中只是叛逆代言词的哪吒,背负上魔丸的宿命,“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可能是很多压抑已久的中国观众内心的真实独白和写照吧?

  观众的重要性对于电影市场的发展不言而喻, 他也是构成一张张票的基础,他们的小小愿望已经简单到不能简单了,他们的诉求比起片方、院线影城的伟大愿望甚至不值得一提。

  所有从业者的小愿望,是电影的“自由”和“透明”

  《小小的愿望》在暑期档三部重点影片中,并不是影响力最大的一部,相比而言,大家还是更关心《少年的你》和《八佰》的未来的命运。

  好在于《少年的你》最新预告片已经出现在一些院线上映影片的片头,这也让期待该片已久的观众和影迷略感欣慰,毕竟该片是今年猫眼想看指数最高的华语影片。

  其实当剧本审查开始落入到地方之后,中国的影视剧创作高峰已经来临,这也让全国多个地区的编剧、作家有了更好的上升渠道和方便快捷的审批制度。

  必须要承认,在剧本的审查初级阶段,我们的尺度是比较宽、比较松的,从某种角度上讲,一个好的影视产业体系,是需要有一个足够多量的积累才能够产生到质的变化。

  但剧本审查阶段的宽松和最终相关部门对成片审核严格的差距和落差是巨大的,这是让所有人异常费解的一面,明明在剧本立项阶段“畅通无阻”,最终成片却要遇到各种阻碍。

  说白了,我们还是不够“透明”。

  其实以现在的电影制作环境和条件而言,所有人已经谈不到什么宏大理想和伟大愿望,对于大家而言,电影的初衷都是一个小小的愿望,在满足自己生活条件的基础上,再去表达其对社会、人生、家庭的一个小看法。

  观众真有那么极端和疯狂嘛?大家对于电影的要求可能只是好看和让其愉悦,没有多少人真期盼电影能改变什么、电影能树立什么。

  

  对于所有人而言,看到想看的电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愿望,当然也希望电影会变得自由和透明,无论的是编导演和投资方、制片方,还是观众,大家都想了解的问题是,“如果我不行,请你告诉我原因”。

  目前电影行业仍然存在了各种不透明和讳莫如深的事情,这在大环境下也并不罕见。但电影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他所面对的是直接需要掏钱买服务的普通群众。

  其实北美电影也有很多延期、撤档和从院线发行转入到网络或者影碟发行的情况,但这些大都是影业公司处于自身的考虑所做的商业性调整,和中国以“技术性”原因叫停影片有着本质的区别。

  

  一位影业同仁在获悉《小小的愿望》回归到院线之后,不无感慨的希望其他因“技术原因”而住院的影片快快康复出院,介质赶紧硬朗起来,大家对于这些影片的想念是深厚的。

  即将迎来开学季,《老师·好》已经被逼得重新上架,希望借助“教师节”的加持,能为院线和影城提供一些给养,大家的愿意是那么的初级和简单,《小小的愿望》虽然实现了,中国电影伟大的理想到底还有多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