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降服妖物蜀山剑侠也身负重伤然一旁却出现了上古巨兽

  小说:降服妖物,蜀山剑侠也身负重伤。然一旁却出现了上古巨兽!

  “啊~!”韩峰的右肩被一道花根猛然刺出,鲜血溅洒。

  臂膀吃痛寒冰剑竟掉落在地。

  他回身诧异的望着那紫衣女子

  “为什么?!”

  却见那女子身间妖气尽显,一双美眸竟然瞬间化为了紫色。

  “为了被你杀死的萍儿啊!”

  韩峰一怔

  ‘萍儿 ’他迅速的回忆起那天蜂群中的声音

  “萍儿姐姐不要~!”

  霎时思绪回转

  眼见那女子另一只手瞬化花根,直刺韩峰面门而来。

  危机之时韩峰御起寒冰剑,继而剑立身前

  “叮”花根阻于剑前

  接而韩峰御剑而起,瞬间斩断贯穿自己的花根。

  而后跳退开来。

  两人站立而视。

  夕阳落山,昏暗来临

  寒冰剑再次掉落地面

  韩峰右臂吃痛,右手已然无力御剑。

  “为什么你会知道是我杀了她?”韩峰不解的问

  “为什么!?因为我与她同属一株桔梗花开,她与我心念相通,她所看所想所受,我均能感受到”说时妖光大盛

  “你杀她之时,我就立誓要为她报仇。所以自你来到桔梗城的那刻起我就在监视你。此刻你已受重创,而你的师姐也被我用计支开。”话语间那斩断的花根竟然一根根重新长出“你将为你的杀戮付出代价!受死吧!”

  话语间她的双手瞬化无数桔梗花,密密麻麻的随风飘散。

  韩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以此来缓解疼痛。

  也在那时他望向四方。

  那些桔梗花虽然飘散,但它们竟然都是在他四周环绕

  却见那花妖大声道“万花绽放”

  竟见天空无数花瓣猛地向韩峰射去

  韩峰立刻左手凝印继而喝道

  “蜀道法·御雷诀”

  “哄~!”韩峰四周猛然降下惊雷将击来的花瓣阻挡于?砬啊?

  也在同时韩峰左掌划过双腿之上,竟见双腿瞬间缠绕起一层雷光。

  接而猛踏地面,身形瞬化雷光直扑花妖而去。

  见状,花妖双手立复在身前结起手印

  狂风呼啸!

  无数花瓣以她为中心,将之包裹而起。

  雷光已至,韩峰身影显现。

  只见剑指一引口中喝道“引雷诀”

  猛然

  空中一道惊雷炸响

  一瞬雷光,奔腾而下。

  眼前,形同白昼。

  “轰隆~!”

  气浪冲击而起,竟将周边树木尽数折断。

  韩峰随着气浪飞身而出,摔倒在地。

  鲜血从他口角留下,他抬眼看去。

  雷光散去,

  眼前焦黑一片。

  花瓣带火,无尽燃烧。

  此刻包裹起花妖的花瓣残缺不全,

  点点飘散。

  花瓣内花妖也口吐鲜血。蹲身而立全身焦黑!

  此刻他正愤怒韩峰,心有不甘

  望此情景。

  韩峰努力爬起,慢慢的走了过去。

  几方努力站起的花妖,最终还是无奈的倒下了

  看着韩峰的到来,花妖凄笑而道“呵呵呵,天有不公,让恶者欺凌世间~!今日我虽不能杀你,但往后定有能人替我杀你!来吧,动手吧!”花妖闭上了眼睛

  韩峰已然走至她跟前

  抬掌而下

  竟见花妖猛然睁开了眼睛,不解的望着一切

  只见韩峰用左手搀扶起了她

  “你走吧~!我不想杀你!”韩峰对着她说道

  “为什么....!?”花妖问道

  “杀死你的同伴是我无心之祸,至于对错我已放下。而你。。”韩峰望着眼前的花妖“现在还没有能力报仇。等你能力所致之时,我自....”

  “以命抵命!”

  月亮于天,照射于地

  韩峰与那花妖站立一起。

  花妖望着眼前的韩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转过了身,想树林内走去

  ‘花玲,我花锦暂时没有这个能力给你报仇,但这个人给了我机会去修炼自己,待我修为大成之时我定然取他性命....’

  ‘为你报仇!’

  却在此时,一阵飓风猛然袭来

  只见眼前,一个黄发黑衣俊美少年立在了紫衣女子身前。

  却见紫衣女子露出惊恐之色,随即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

  “狰尊上锦儿知错了”话语间紫衣女子瑟瑟发抖起来

  “锦儿,你可知把翠玉留声铃遗留给那蜀山派的女子,已然暴露我们!”话语间竟见一道气劲猛地吹起,只见那男子黄发随风飘舞,随即他望向了一旁的韩峰“哦,我知道了!你想引他们过来,以此私仇!”

  黑衣男子再次望向花锦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面如死灰

  “但你不该以己私欲,破坏宗主之大计啊!”他的手猛然凝起一道焰火

  “我不能留你了!”

  随即手焰火一甩而出,直击花锦身上。

  一道烈焰猛燃而起

  “啊~!”花锦惨叫一声,发作了点点燃起的花瓣,飘散开来。

  而眼前,那个被称之为狰尊上的男子已然越过那些燃烧的花瓣,向着韩峰而去。

  韩峰眼见如此之景,怒气涌上心

  他怒喝道“她是你的同伴,为什么要杀她?”

  却见那人微微一笑接而说道“一个不听话之物,留有何用?”

  “留有何用....!?”韩峰怒气一生,接而左手瞬间凝起一道雷光

  “对待无用的同伴就只有杀死吗?”

  他将手中雷光向那人掷出。

  只见得眼前的雷光,瞬间集中了狰的面门。

  却见他扭了扭脖子,身体之上竟毫无损伤!

  他继续向韩峰逼近。

  韩峰再次凝雷,却不想右肩的猛然剧痛,他望向了伤口。

  只见伤口因为真气激荡而扩散,鲜血已然染红了他的衣裳。

  他用左手捂住了伤口,接而回望而去。

  狰已然来到他的眼前。

  “呵~!”他一声冷笑对着韩峰说道“你一个将死之人,还敢与本座轮世间大道”却见他抬手之间,对着韩峰脑门就是一个弹指

  “轰~!”韩峰被击的飞出几丈后才落到地面

  “咳” 撞击地面的他,似乎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拆下一般。

  在看去,狰已来到他的身边。

  他的手中,正悬着一道烈焰。

  望着韩峰他说道“这个世间,没有用的东西就该死!她就和你一样对我没有用,所以你们都要死!”

  语毕,他手中的烈焰对准韩峰

  ~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