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私下交恶—海明威曾讽刺福克纳是大粪

威廉福克纳和欧内斯特米勒海明威是现代美国文学史上的“双子座”。两人都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高荣誉。最初,两者之间不应该有任何争议,但是两位作家以前从未见过面,但是当他们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处于困境。

福克纳的性格更内向,他不善于与他人交流。他是无知的,给人一种弱势文人的印象。

海明威早年可能参与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他的性格很强,他被称为“有文化的硬汉”。

两个人物的陌生感也使写作风格完全不同。福克纳的文学作品富有细腻的情感,注重描写人物的复杂心理活动;海明威的作品坚持使用简短,具体,扁平和直截了当的风格,善于描绘人物的勇敢,强大,直率和独立的精神。

从福克纳的代表作《我弥留之际MAiI Lay Dying}喧哗与骚动The Sound and theF“ry)与海明威的代表作品《老人与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 A永别了, 武器》(AFarewell to Arms),你可以看到两者的不同风格。

两个人的不同个性和风格使这两个人私下。

当福克纳1947在密西西比大学时,他被学生们要求列出并评论当时五位最重要的美国作家。福克纳把海明威列在自己后面,给他评了:分。”他没有勇气让我一条腿也爬不出来……”这个评价其实是福克纳对海明威“缺乏实验勇气”的讽刺。当海明威在报纸上读到福克纳对自己的评价时,他非常暴力,他立即要求他以前的同志写信给福克纳,证明他作为战争记者的勇气。海明威的小说[0x9a8b]出版。一些出版商邀请福克纳写书评,但福克纳立即拒绝,这使得海明威认为福克纳瞧不起他,并说福克纳是':在夜间,船从重庆运输到宜昌的赃物。福克纳的讽刺意味是一个巨大的粪堆。从这两件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两者之间的关系。

因为两人同时也是美国文坛的大师,他们之间的不良关系直接导致了文学上的相互无知,他们都想竞争。1949,当福克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一位自诩为文坛的老兵海明威深感耻辱。此后,海明威勉强辞职,几年后终于写成《老人与海》这部作品获得了1953普利策奖和1954届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三国时期的曹禺写道《我弥留之际》:“文人自古以来就很轻松。”这句话表明,福克纳和海明威之间的关系是十分肯定的。可以说,福克纳和海明威之间的冲突不是由于两者的性质,而是由于两者的不同特征所形成的不同的写作风格。然而,既然他们都是文人,当然,他们与其他作家有着竞争心理。对于那些已经成名的人来说,他们在成就上是平等的,但他们的个性和风格是不同的,这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

幸运的是,这两位伟大的作家将他们的不满转化为文学创作的竞争。

两位作家都没有浪费有限的精力和时间来完成其作品更好的无尽纠缠,但他们每个人都更加精力充沛,不断创作出新的文学作品来证明自己的力量。正是这种事业的竞争不仅在美国现代文学史上写下了自己的地位,而且还产生了两部精彩的世界文学作品。

福克纳和海明威的故事值得当代青年学生考虑和借鉴:如何改变与同一学校的矛盾,如何从对抗中升华自我?

例如,班上有很多学生,每个学生都有适合他们的学习方法。学生将更好,更有效地学习。在讨论彼此的学习方法时,一些学生会对其他学生不满意,因为他们不同意彼此的观点,甚至看起来互相攻击。事实上,关于学习方法的优点和缺点的辩论结果并不取决于辩论的力度或激烈程度,而是必须基于各自的学术成就和综合素养。因此,他们陷入抽象的意识形态斗争中。最好将论证转化为自我学习的动力,改进学习方法,提高自学效率。这是解决学生之间差异和矛盾的方法,也是聪明人转型和利用的方式。

哲学家有一句名言:不平衡是幸福的源泉。

与其他人不同,这不是我们争吵的原因。它应该转化为与他人竞争的催化剂和推动进步的动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面对自己的弱点,欣赏他人的特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与他人打交道时不受伤害和双赢合作;只有这样才能改善人际交往的意义,人与人的互动已经成为相互欣赏,相互模糊,促进各自进步和发展的不竭动力.